中国·巡山网     你在远方有座山

呼玛江畔公园

 二维码

它坐落于呼玛镇东侧,与俄罗斯隔江相望,占地面积10公顷,是呼玛镇内最大的综合性公园,也是百年老城标志性的风景之一,是每一个来呼玛镇旅游观光的人必去的地方。这里原来是江岸上的一片绿地,经政府的几度精心设计和修缮,它已成为人们休闲度假,欣赏美丽界江景色的极好场所。江畔公园距离镇中心只有几里之遥,很方便人们步行游览,从镇中心一路向东行,有几条街可直通江边,无论从哪条街走,游人首先要穿越的是一条白色的水泥浇筑的永久性江堤,它很宽很高,像一条长长的白色的卧龙,横亘在黑龙江边,像是百年老城忠实的守护神。

  江畔公园不仅是外地游人游览的景区,也是当地居民休闲锻炼的极好场所。盛夏的早晨,江畔随处可见打太极拳的老人、跑步的青年人。茂密的树木下、江边的长椅上,更能看到勤奋的学子们的身影,听到他们琅琅的读书声。而傍晚,这里更是游人如织,由于江水的原因,晚上的江畔异常凉爽,这里成了人们消暑纳凉的宝地。老人们在公园内的露天舞池中随着音乐翩翩起舞,青年人则三五成群地围在烧烤摊前品尝着烤肉串、烤江鱼的美味。爱好垂钓的人们,手持钓竿静静地在江边垂钓,咬钩的鱼儿溅起的水花,引来孩子们的阵阵笑声。直至深夜,江畔公园才恢复寂静,而江水的流动声,在这寂静中显得清晰与幽远。

  风景如画的大界江,像蜿蜒曲折的巨龙,欢快流淌的江水又如奔跑着的无拘无束的少女,流经经呼玛县鸥浦、金山两乡,流进百年老城―呼玛镇。

  呼玛镇是呼玛县人民政府所在地,也是大兴安岭历史最为悠久的古城,它因流淌期间的呼玛河而得名,在历史上还是黑龙江畔著名的古骆站。据历史记载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设立的古驿站之一,原名古站,历史上有硕于誉于二路就从这里经过。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呼玛镇各族人民曾谱写过抗击沙俄入侵的壮丽篇章;在这白山黑水间,英勇的抗联战士曾留下和日寇殊死搏斗的足迹,可以说呼玛镇是大兴安岭少有的具有百年以上历史的名城。

  呼玛镇的面积2443平方公里,可是人口却不足3万,可谓地广人稀。但这里山清水秀、物产丰富、人杰地灵,特别是百年的文化历史积淀,代代相传的古朴民风,使这里仍然保持着中国北方民族特有的风韵。呼玛镇地处大兴安岭高寒纬度地区,气候属于寒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冬季严寒而漫长,夏季酷热而短暂。这里不通火车,距离省城哈尔滨有千里之遥,并且处于大兴安岭的群山峻岭之中,正是这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使这里成为中国少有的纯天然、无污染的净土,使这里仍然保持着一份远离城市喧嚣的难得的宁静。近年来,随着国内旅游热潮的出现,随着人们返璞归真、崇尚自然、寻求天然与绿色生态环境意识的增强,呼玛镇辖区内美丽神秘的大界江、独特的大冰雪、原始大森林、纯天然的野生浆果及药用植物、淳朴神秘的少数民族风情,越来越被人们所熟知、所向往。来此旅游的中外游客越来越多,使呼玛镇成为大兴安岭岭重要的旅游景区。随着呼玛县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政府积极招商引资政策的实施、丰富的矿产资源的探测与开发、绿色生态农业基地的建设,呼玛县又成为四海商贾投资的热土,作为政府所在地的百年老城呼玛镇又焕发出勃勃生机。如果说美丽富饶的呼玛县以它独特迷人的风采,被誉为“金鸡冠上的绿宝石”,那么百年老城呼玛镇就是这宝石上最熠熠发光的亮点。它就像古老的黄金之路,充满神秘的色彩,又像未开垦的处女地使人充满好奇与遐想,使人情不自禁地走近它,去揭开它神秘的面纱,一睹它美丽迷人的风采。

  提起呼玛镇美丽的自然景观,不能不说依黑龙江而建的江畔公园。它坐落于呼玛镇东侧,与俄罗斯隔江相望,占地面积10公顷,是呼玛镇内最大的综合性公园,也是百年老城标志性的风景之一,是每一个来呼玛镇旅游观光的人必去的地方。这里原来是江岸上的一片绿地,经政府的几度精心设计和修缮,它已成为人们休闲度假,欣赏美丽界江景色的极好场所。江畔公园距离镇中心只有几里之遥,很方便人们步行游览,从镇中心一路向东行,有几条街可直通江边,无论从哪条街走,游人首先要穿越的是一条白色的水泥浇筑的永久性江堤,它很宽很高,像一条长长的白色的卧龙,横亘在黑龙江边,像是百年老城忠实的守护神。几十年前的黑龙江,可不是像现在这样温柔,每到春季开江之时,经常会发生上游冰面先解冻,而下游冰面仍然冰冻三尺的现象,这种现象被称为“倒开江”。“倒开江’时,上游巨大的冰排被流淌的江水冲向下游,冰排在下游坚固冰面的阻挡下,越积越多,形成冰坝,并阻塞了黑龙江江水的流泻,造成江水溢出江道,形成水灾。在秋季的时候,也时有暴雨成灾,造成江水的泛滥。那时的黑龙江像一条淘气而顽皮的巨龙,时时威胁着百年老城的安全,而小镇原来的江堤是土石筑成,高度和宽度也比现在相差许多。1985年春季,黑龙江上游发生“倒开江”,呼玛镇面临了百年不遇的洪水,江水越过江道,直达江堤,最高水位时和江堤基本持平,持续了近一周的时间,土筑的江堤在江水的浸泡下,随时有溃堤的危险,百年老城岌岌可危。也许是黑龙江这条顽皮的巨龙最终也不忍毁弃这美丽的小城,江水神奇般地退去,百年老城转危为安。水灾过后,以此为教训,县政府积极组织人力、物力及时修筑了这条混凝土江堤,现在它不仅成为百年老城坚实的屏障,也成为小城一道美丽的风景。从空中俯看,黑色的江水与白色的江堤犹如黑白两条巨龙,盘桓在小城的东侧。古语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有两条巨龙相伴的百年老城,成为人杰地灵、物产丰富的风水宝地也就不足为奇了。

  穿过江堤,是一条由白杨树组成的宽约五六十米的防风带,它像白色巨龙身边竖起的一道绿色屏风,笔直地矗立在江堤的东侧,这些白杨树高高的、密密的,盛夏时节,枝叶繁茂,遮挡着人们的视线,如果在黑龙江的江面上,由于这绿色屏障的遮挡,是看不到镇里的景色的,因此,对于偶尔在江面上乘船而过的俄罗斯游人来说,小镇就像披着绿色纱巾的羞涩的少女,难以看清她的容颜。

  游人信步穿过这条白杨树带,美丽的黑龙江像一条发光的玉带,随着游人前进的脚步,渐渐从江岸下升起,进入游人的视野。等到走近江岸,蜿蜒流淌的江水,岸边停泊的各式船舶,嬉水的孩童和洗衣的妇女,以及对岸俄罗斯的远山与近处的矮树林,尽收于游人的眼底。到了这里,亲眼看到江水,你也许才会真正的体会到,黑龙江为什么在古时被称为“黑水”,站在江边,放眼望去,整条江是黑色的,人在岸边,也是极难看清两三米距离远的江底,不过你千万不要以为黑龙江是污染严重的河流,它可是当今世界上唯一一条未被工业公害污染的大界江。不信,掬起一捧水在手,你会发现水是清澈无比的,戏水的孩子们,渴了,喝江水是常有的事,而对于捕鱼的渔夫来说,用江水不加任何作料炖食江鱼,则更是难得的美味。

  江畔公园沿黑龙江流经小镇江段修建,自北向南长1000多米,这段江岸是用石块砌成的,而1963年前的这段江岸还不是石砌的。由于呼玛镇处于黑龙江航道的拐弯处,是江流的迎水面,所以迎水江岸在江水的冲击下,造成水土流失,自建国以来至1963年,呼玛镇被冲走土地达4.8公顷之多,因为当时中苏之间这段边界是以黑龙江主航道为界,所以我方江岸水土流失,也就意味着国土面积的减少。为了保护神圣的国土,1963年国家财政拨款,呼玛县政府组织施工修筑了这段江岸。

  在江岸边停泊有大小不一的船只,最使人注目的就是几艘军舰,其中有较大的炮艇,也有排列整齐的小巡逻艇,使人感觉到边境的庄严气氛,给这如画的江岸增添了威武的色彩。在江岸上最醒目的地方,矗立着中俄173号界碑,它设立于1993年春季,经中俄两国政府的多次会晤和谈判,并到边境线实地勘察,同时经过两国政府批准,其确定了边境走向,并决定设立永久性的边界界碑。由两国外交部有关部门派出各自工作组,组织技术人员施工立碑,两国界碑位置均是相对应的,在呼玛县371公里长的边境线上,共设立21块界碑,这是其中的一块。中俄边界及界碑的确立,为两国边界地区的稳定与经济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是中俄新历史时期战略伙伴关系确立的象征,表达了两国政府致力于和平与发展及建立睦邻友好关系的坚强决心。这第173号界碑高有两米多,有水泥基座,界碑上刻有庄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图案和“中国”字样,以及界碑编号和竖立年代,它已成为江畔公园十分引人注目的建筑。外地来的游客纷纷在界碑前摄影留念,对于外地游人来说,把自己与庄严的界碑、美丽的界江以及身后俄罗斯的群山拍摄下来,无疑是到祖国最北部边睡旅游的最好纪念。在盛夏时节,如果你能起大早去江畔公园拍摄日出美景,那么你一定不要忘记从界碑的方向拍摄几张。当太阳从东边俄罗斯的群山上一点点升起,橘红色的阳光,投射在粼粼的江水中,使静静流淌的江水反射出柔美的亮光,江岸及公园里的树林也笼罩在晨光中,像是披上一层橘红的若有若无的轻纱,阳光把界碑映红,显得格外庄严,此时从界碑往东看,俄罗斯的群山,橘红的初起的太阳,泛着亮光的江水,及庄严的界碑共同组成一幅美丽的油画,你会情不自禁从心底赞叹这动与静的完美统一,赞叹这色彩的绚丽与完美的搭配。站在界碑前看日出,更使人油然而生祖国山河壮美的自豪感,在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仪式,游人会心潮澎湃,爱国主义情感倍增。同样,在祖国边睡的界碑下看日出,则更会使人发自肺腑地产生爱国主义情感,而且这是久居内地的游人更难得的爱国主义情感体验。

  江畔公园不仅是综合性公园,同时也有一些重要场所,颇值得游人参观。在江岸上有一座精致的二层建筑,这就是呼玛口岸联检大楼。呼玛口岸于1993年5月经国务院批准为国家一类客货口岸,1994年1月经中俄两国政府确认为国际客货运输口岸,与俄罗斯阿穆尔州施马诺夫斯克区乌沙阔沃口岸隔黑龙江相望,航道距离只有19公里。年货物吞吐量可达20万吨。该口岸除明水期开展水上船舶运输外,冰封期还可开展冰上汽车运输。而这座口岸联检大楼是于2005年末竣工,总面积达2200平方米,总投资350万元。口岸的开放,将有力地促进这座百年老城经济的发展,使这座封闭的百年老城一跃成为对外开放的窗口,百年老城的魅力与风采也必将通过这里向世界展现。

  边防哨所是江岸上另一个值得游人参观的地方,它是一座由水泥和砖砌成的小楼,有四十多米高,外呈塔形,内设楼梯,沿楼梯而上至最高层,就是边防战士的执勤缭望室,这里安置有高倍军用望远镜,从望远镜向对岸俄罗斯瞭望,异国情调尽收眼底。与我方的哨所相对,对岸俄罗斯边防军也设有一所岗楼,不过其建筑方式和我方哨所不同,无论建筑材质还是外形都有很打区别。在高倍军用望远镜下,俄罗斯哨所内的哨兵清晰可见,一江之隔的异域也变得近在咫尺。站在高高的哨所上,俯瞰近在咫尺的异国他壤,你会情不自禁地产生“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冲动,更会感慨过去岁月中中苏之间那段不同寻常的历史。而今,时代变迁,昔日的超级大国已经不复存在,中苏之间的紧张关系也被中俄之间的友好合作所取代,而我们的祖国正在变得日益强大和繁荣,蜿蜒流淌的江水,则是这一切变化的历史见证。

  望着滔滔不绝流淌的江水,追思历史的变迁,你才能深刻地体会到“逝者如斯夫”这句话的含义,时间是改变这一切的最难以抗拒的魔杖,它正如黑龙江水一刻不停地流逝,又如两岸的群山,亘古而永恒。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江岸上矗立的边防哨所,不知送走了多少批花季年华的边防战士,他们像这默默流淌的江水,用青春和热血守卫着祖国的北疆,守卫着美丽的百年老城。

  江畔公园不仅是外地游人游览的景区,也是当地居民休闲锻炼的极好场所。盛夏的早晨,江畔随处可见打太极拳的老人、跑步的青年人。茂密的树木下、江边的长椅上,更能看到勤奋的学子们的身影,听到他们琅琅的读书声。而傍晚,这里更是游人如织,由于江水的原因,晚上的江畔异常凉爽,这里成了人们消暑纳凉的宝地。老人们在公园内的露天舞池中随着音乐翩翩起舞,青年人则三五成群地围在烧烤摊前品尝着烤肉串、烤江鱼的美味。爱好垂钓的人们,手持钓竿静静地在江边垂钓,咬钩的鱼儿溅起的水花,引来孩子们的阵阵笑声。直至深夜,江畔公园才恢复寂静,而江水的流动声,在这寂静中显得格外清晰与幽远。

  风景如画的江畔公园,就像这座百年老城一样,美丽而精巧。也许你曾到过大连的东海公园游览观光,它是依山傍海而建的公园,占地面积巨大,在那里你会体会到海的豪放与辽阔,赞叹能工巧匠的精湛技艺,但是,总感觉它多了些人工雕琢,少了些淳朴自然。而呼玛江畔公园虽然不大,但它显得更为淳朴自然。在这里你会真正的体会到“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静观天上云卷云舒”的境界,而这种境界又是身处现代社会,久居都市之中的人们罕能体会到的,也许这就是外地游人对百年老城江畔公园情有独钟的重要原因吧。


文章分类: 旅游景点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