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巡山网     你在远方有座山

呼玛吴八老岛

 二维码

三合村据史料记载:民国三年左右在此设有字号为“三合客栈”的店铺,民国四年至五年发展成屯,村名就是由“三合客栈”而来。

  吴八老岛位于三河村上游100米处,它是由三个彼此孤立的沙岛组成,二号岛最大,成长圆形,一号岛呈8字形,三号岛最小呈圆形:枯水期三座小岛连成一片,总面积达1.62平方公里,该岛形成与清朝时期,当时岛上住着三合村民吴湘莲一家,他们全家九口,在岛上开设酒柜,耕种土地。因吴湘莲在家排行老八,该岛得名吴八老岛。1969年这里曾经是中苏领土争端的主战场留下很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被国务院中央军委命名“三合战斗村、坚强的堡垒、英雄的人民、战斗的村庄”

  奔腾的黑龙江浩浩荡荡、千回百转,从源头洛古河行程480公里,就来到了呼玛县境内的第五个自然村镇——三合村。

  美丽的三合村依山傍水,北面、西面和南面都是群山环抱,黑龙江自北向南在村东缓缓流过,和小村的最近距离只有10多米。远远望去,小村掩映在丛丛绿树之下,包裹在片片农田之中;头项的天是瓦蓝的,天边的云是洁白的,身边的风是轻柔的,湿润的空气带着浓浓的黑龙江的气息沁人心脾;在这里,一切都是那么的淳朴和自然,活静之美真是达到了极致,令人叹为观止。

  三合村现有村民78户。据史料记载:三合村位于鸥浦乡西南黑龙江边,民国三年左右在此设有字号为“三合客栈”的店铺,民国四年至五年发展成屯,其村名正是由“三合客栈”而来。早年三台村人过的是耕种渔措的生活,春夏打鱼,种庄稼,漫长的冬季则以狩猎为业;现在的三合村人以农业为主,春种、夏锄、秋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主要种植大豆和小麦。

  三合村的确小有名气,这除了它自身的淳朴、自然和恬静之美以外,更在于它毗邻吴八老岛;吴八老岛也的确小有名气,这除了它自身的娇小、秀美和诱人以外,更在于上个世纪中苏关系紧张时期,发生在这里的轰动世界的中苏军事冲突——吴八老岛事件。

  吴八老岛位于欧浦乡三合村上游100米,黑龙江主航道我方一侧,历来都是我国领土。它由三个彼此孤立的沙岛组成,二号岛最大,呈长椭圆形;一号岛次之,呈8字形;三号岛最小,呈圆形:枯水期三座小岛连成片,总面积1.62平方公里,丰水期一号岛和三号岛均会被淹没,唯有二号岛独居江中。该岛形成于清朝初期,当时岛上住有三合村村民吴湘莲一家。他们全家五口,在岛上开设酒柜,耕种土地。因吴湘莲在家排行老八,故该岛得名吴八老岛。1931年三合村民栾英洲也搬到岛上,与吴湘莲合伙种地。1934年吴湘莲病故,就地葬于岛上。1936年日寇为抵制苏联的影响,唆使警察将吴湘莲的侄子吴定义和奕英洲等农户驱赶下岛,迁至三合村,只许上岛生产,不许上岛居住。1945年光复后,三合村的居民照旧上岛打草、捕鱼、拣木头等。冬季我方江上通行历来沿吴八老岛外侧经过。1965年冬,苏军在吴八老岛外侧摆上一排原木墩,下面用雪埋上阻拦我方车辆通行。

  1967年7月29日,我方组织14人登岛进行生产。7月30日,苏方出动30多个军人上岛干涉,次日苏军增加到70多人,还派出了炮艇、登陆艇、巡逻艇、自动驳船等10余艘军艇。苏军中校、少校乘直升机亲临现场指挥,大摆阵势,对我登岛生产群众进行军事威胁,我方人员与其展开说理斗争。苏军又采取以多胜少的方法,用兵员把我方生产人员围起来,限制我方人员生产活动。不管苏方采取什么手段,使用什么力法,我方坚持每天上岛生产,苏军的围攻也一天天地在升级:抢夺我生产工具,用木杆阻挡我方人员登岛,把我方人员推入江中……后来苏方采取了更野蛮的手段,调来一批受过训练的特种兵,他们用皮带、木棒、弹弓和特制的流星锤等凶器,对我方登岛人员大打出手,打伤多人,我方人员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也进行了自卫反击。

  1968年苏方先后两次派出军艇,大批武装军人在吴八老岛登陆,我方人员赤手空拳,被迫交战,一直奉陪到苏军撤离。当年在岛上开垦荒地255亩,盖房一间,割饲草12万斤。1969年3月至5月11日,苏军又出动飞机和炮艇,不断侵犯我吴八老岛地区的领空与领水,进行侦察挑衅,并架设高音喇叭对我进行反动宣传,对中国政府进行恶毒攻击。1969年5月15日上午,4名身穿崭新绿军装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官兵昂首阔步地登上了吴八老岛,执行正常的边境巡逻任务。忽然对岸苏军隐蔽点中传来了挑衅的枪声。开始苏军还只是向空中开枪,见我边防军巡逻官兵还是正常在岛上巡逻,便从卡里洛夫卡哨所、卡里洛夫卡下岛两个方向多个火力点用打口径机枪形成交叉火力,对吴从老岛上我边防军巡逻兵必经的一块开阔地狂射,密集的子弹越射越低.把我军巡逻官兵前进的道路完全-住了。下午2时许,4名巡逻官兵拉开距离,一字排开,迅速冲过了机枪子弹-的开阔地带,安全地到达吴八老岛上的我军潜伏点。不一会,他们继续执行正常的巡逻任务,边防站副站长打头,1949年出生,入伍不到三个月的辽宁籍新战士任久林第二个出发,在出发前,他还和知青民兵握手告别,他说:“让我们再一次迎接胜利吧。”

  苏军的轻重机枪又一次疯狂地响起。巡逻队官兵在子弹的威胁下进退不得。十几分钟后,岸上的我方军民看到巡逻队在密集的枪声中开始匍匐前进,不一会儿,第一个队员已通过第二道-线,进入一个隐蔽点,但第二个队员刚起身猫腰走了几步,就见他一个踉跄后倒下再也不动了——这就是任久林同志,他左胸中弹,刚喊了声“班长”就壮烈牺牲了,时间是这一天的下午3时38分。苏军已经枪杀了我边防军战士,但他们仍不肯罢休,轻、重机枪依然-着上岛的各条路口,军用直升机也侵入我方上空盘旋侦察。后来呼玛县革命委员会(现为呼玛县人民政府)为这位在吴八老岛保卫祖国领土的战斗中光荣牺牲的年轻战士任久林修建了烈士陵园,陵园就坐落在十八站公路上四季常青的松林之中,墓碑上刻着“反修斗争中英勇牺牲的任久林烈士永垂不朽”十几个大字,在此过往的人们只要抬头便可以望见任久林烈士的陵园,便会记起枪林弹雨中英雄的英姿。为国捐躯的任久林同志将永远活在人民心中。据统计从1969年5月12日至9月6日,苏军共向我方进行2160个点射,1363个单发,共8191发子弹,射击最大纵深约1000多米。在吴八老岛的中苏军事冲突中,我方保持了极大的克制与忍耐,才没有使双方的冲突进一步升级,才没有使双方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但是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们的主权、我们的尊严都是至高神圣而不容侵犯的,我们愿意为我们的祖国贡献出我们的一切!

  吴八老岛是一座普通的岛,也是一座英雄的岛,岛上有我们烈士的鲜血染红的鲜花,岛上也有我们同胞的汗水浇灌的庄稼,它永远属于中国,它也将永远在祖国的的怀抱。

  1971年,英国《泰晤士报》高级记者、著名国际问题评论家内维尔·马克斯韦尔亲自到吴八老岛地区实地采访,随后向国际社会客观公正地报道了该地区中苏边境冲突的-。后来在我边防哨所所在的山上修建了马克斯韦尔亭,表示纪念。亭中刻有碑文,全文如下:“马克斯韦尔是一名英国记者,一九六九年我方与前苏联发生吴八老岛争端,他作为一名和平爱好者亲自到我哨所进行现场考证,之后在国际舆论中公开公正报道吴八老岛属中方领土,为我方主持正义,为了纪念他,故建此亭。”

  寒来暑往,光阴荏苒,风雨四十年转瞬即逝。现如今中国和俄罗斯两国友好,勘定国界后确认吴八老岛为中国领土。娇小、秀美、诱人的吴八老岛正以它勃勃的生机,呈现出一派安静祥和的景象,有十余户农民在吴八老岛上种植小麦、大豆等,耕地面积达600余亩。

  三合村北面山上的边防观察哨是著名的北方第一哨,也是观赏吴八老岛、欣赏三合村的最佳地点。登上垂直高度84米的山顶观察哨,我们的吴八老岛就在脚下:它安详的样子就像熟睡中的婴儿,它浓浓的绿意就像待嫁中的新娘;岛上有我们的庄稼即将成熟,岛上有我们的希望即将收获。宽阔的黑龙江就在我们的眼前奔腾流淌,那是江水去拥抱大海;自由的江鸥就在江上盘旋翱翔,那是它们在为和平歌唱;高倍望远镜中我们可以看到江对岸俄罗斯村屯里边民的田园生活,夕阳中南望我们可以看到三合村上袅袅的炊烟在弥漫,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在三合村旅游,游人除了可以登山顶哨所观赏吴八老岛、欣赏三合村以外,还可以乘船游江,这里有游艇,有机器船,还有舢板船。在三合村旅游,游人还可以去参拜荫正棋烈士墓,他是中共呼玛县委第一任书记,1945年11月7日,在呼玛县三合站与国民党组织的土匪作战中光荣牺牲,时年仅二十七岁。在三合村旅游,游人还可以到村外参观田园风光--——看麦浪滚滚,嗅豆花飘香;还可以去水上餐厅品尝鲜美的江鱼;如逢水头适当,300多米的江边沙滩及完善的垂钓设备,都会令您流连忘返。

  去三合村观光,到吴八老岛旅游,可乘火车在塔河站下车,换乘公共汽车至美丽神奇的白银纳鄂伦春民族乡,再换乘汽车行程20公里,便可抵达此行的目的地,这20公里的山路就叫做“三合路”。它将把我们带人庄严神圣的大兴安岭原始森林。车在山中行,满目都是画。亭亭的白桦树、青青的樟子松、穿天的山杨树、挺拔的落叶松,伸手即触;纯净如洗的碧空、洁白似玉的云朵、牵手顾盼的群峰、翠绿欲滴的一切,人在其中,如在画中。如果从呼玛乘公共汽车到白银纳,则公路里程为113公里,途中将经过呼玛县金山林场樟子松母树林、抗联战士整训地,国家即将批复建设的三间房水电站也值得下车一看。如果从呼玛乘船到三合村,水上距离为155公里,途中将经过黑龙江上最美的江段——画山风景区,可弃船登岸近观细看,亦可乘船远眺画山半岛之美妙,仰视画山之雄姿;途中也将经过黑龙江上最奇的江段——绵延5公里的冒烟山,乘船看冒烟山,则比隔岸观赏距离更近、效果更佳:途中还将经过黑龙江上最险的江段——迎门砬子风景区,您可以亲自感受船过险关的惊心动魄,亲自会见普贤菩萨、孔大圣人和那指路的仙人:一行多景,您又何乐不为呢!


文章分类: 旅游景点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回到顶部